李白酒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剑拔弩张的对呛场面,啃咬的意思是什么,李白酒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离开?”陆绛原敛去眼中的落寞,冷哼一声,“就算离开,我也该跟姚总一起吧。姚总,您都叁十多岁的中年老男人了,不会还惦记着自家亲戚中的年轻小姑娘吧。”他学着姚斯年的语气,特意将“中年老男人”咬得很重。

“叁十岁怎么了,现在当下社会里,像我这般长得帅有事业还单身的优质男人已经很罕见了,特别招年轻小姑娘的喜欢。”姚斯年用手指挠了挠程佳期的手掌心。

“而且……我没有家庭的羁绊,还没有未婚妻。”他抬起头对姚斯年露出一个极为嚣张的笑容。

明明是怼陆绛原——自己的初恋,程佳期还是不争气地笑了。

陆绛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怒气冲冲地瞪着姚斯年,他本想开口继续互呛,偏偏口袋里的电话响了,他不耐烦地拿出手机想挂掉,却在看到屏幕的那一刻突然变了脸色,加快步伐走到客厅的阳台边上去接电话。

然后程佳期就看到了极为反差的一面——一向老成狡猾的姚斯年,竟对着陆绛原的背影露出一个藐视的神情,只见他挑了挑眉,极为挑衅地抬了抬下巴,宛如一只嚣张跋扈的孔雀。

“噗——”程佳期没忍住笑了出声。如果手上有相机,她一定要将这一场面记录下来。

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,你刚刚不是差点哭出来了吗?”姚斯年回过头拧了拧她的鼻子。

程佳期揉着自己的鼻子,有些哭笑不得:“二叔您刚才的演讲太棒了,简直振奋人心!”

姚斯年笑了笑:“我还以为你会怨我呢,毕竟那位小少爷可是你学生期间喜欢得死去活来的初恋。”

程佳期的嘴角抽了抽:“这事不会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了吧。”

“也算不上所有人,只是我恰好打听了下而已。”姚斯年松开袖扣,将西装脱下来。

“小侄女,被子拿开。”

“干、干什么!”程佳期拽紧了被子,睁大眼睛看着姚斯年。明明刚才对他有所改观,就说出如此虎狼之词,陆绛原还在外面打电话呢,这家伙就精虫上脑了?

“你在想什么。”姚斯年伸出手弹了弹她的脑门,“现在,披上外套,穿好鞋子,趁陆家小少爷没时间纠缠,赶紧离开。”

程佳期欲哭无泪地摸着自己被弹疼的脑门,不情不愿地爬到床边去穿鞋子,被扔在床边上的除了拖鞋就是高跟鞋,方便走路的休闲鞋都在进门的鞋柜里,姚斯年肯定不允许她跑出去拿,于是她只好将脚塞在那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玉壶记-揭开女人的性隐私

御猫

家庭主妇肖林的日常

wuxin

世界唯一的我

骯房子

饮欲H

溜达鸡儿

没有她们的路线 (futa)

Rr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