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酒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这个吻短促且美好,啃咬的意思是什么,李白酒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程佳期收拾好妆容下楼的时候,楼层里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人,她顺着楼梯转了几圈,也没有看到盛清的身影,等她已经放弃寻找,准备去厨房填饱肚子的时候,恰好在转角处撞见了盛清。盛清见到她有一瞬间的惊愕,但很快就恢复如常,他停在程佳期的眼跟前,似乎想伸出手触碰她,但最终只是面无表情地张了张嘴:“程小姐,您生病了,还是先待在床上休息吧。”

程佳期尴尬地笑了笑,自己不就发个烧,怎么别人知道得比自己还快?

她清了清咳嗽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青春又活力:“我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除了昨晚睡得比较沉,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”

盛清冷哼一声:“一莘昨晚擅自在你的粥里下了安眠药,当然睡得沉,我让她昨晚面壁思过,现在刚睡下。”

“额……”程佳期不知怎么突然觉得今日的盛清看起来好冷淡,她呵呵笑了笑,替一莘打了个圆场,“一莘还挺贴心的嘛,多亏那碗粥,昨晚我睡得还挺好的,似乎还做了个好梦。”

“好梦?”盛清有些吃惊地望了一眼程佳期,然后陷入了沉默。良久,他低下头,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厨房,那一瞬间,程佳期好像看到了那清冷的的脸颊上似乎染上点红晕。

“盛清管家……我饿了。”程佳期可怜兮兮地扒拉着门沿,往半掩的厨房门里面探了探头,小声呼唤着盛清的名字。然而盛清只是抬了抬头,冷冷淡淡地撇了她一眼,便一言不发地继续着手手上的事情。

程佳期撇了撇嘴,感到有些挫败,于是只好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,飞快逃离厨房。

“男人真是种奇怪的生物。”

她小声嘀咕着,懒洋洋地扑倒在床上,感受着早晨从窗棂里投射进来的阳光。昨晚的药效还没有过,到现在她的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的,不是很清醒。

然而这种悠闲的偷懒还没有持续太久,叩门声突然响了起来。程佳期跳了起来,打开门,瞪大眼睛看着端着早餐的男人,男人没有吭声,径直走到床头将粥端在床头柜上。

程佳期愣愣地看着男人逆光站在床边的模样,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。

“程小姐,喝粥吃药。”盛清扭过头看向怔在原地的程佳期,对她勾了勾手指。

程佳期只觉得脑海里猛然出现了一些模糊场面,可是却怎么也细想不起来,她只好撇了撇嘴,听话地做到床边,任由盛清端粥投喂。

一口,两口,叁口…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作为世界boss的那些年

花开不知名

重圆

不生苔

豪门禁宠枕上欢/总统大人请放手

月下销魂

宠妻之道

尹琊

带我离开

三壹

鬼夫【灵异志怪短文集】

易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