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搞搞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二十五迎鹤楼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形容什么生肖,胡搞搞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李慕玄不为难自己,想不明白的事就算了,他吃饱喝足,一夜好睡之后,被外面的日头给晒醒了。夏日天长,早上六点钟不到,天光已然大亮,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,正好瞧见坐在桌前的吕慈。

吕慈一头凌乱短发被阳光照得虚化,看起来很是顺眼了几分,他长了张娃娃脸,乍一看是个挺俊秀的年轻人,可目光往上一移,立刻就成了活土匪。

李慕玄昨天费了大劲儿帮他收拾脑袋,这时候感觉他的个人形象是没救了,很绝望地抱起枕头说:“算我求你了,仔细梳梳头吧。”

吕慈没犟嘴,很反常的心平气和道:“梳了,还是这个样。”

李慕玄听他半点要跟自己拌嘴的意思都没有,登时就睡不着了,一骨碌爬起来问:“你大早上的吃错药了?”

吕慈跟个收着翅膀的鸟似的窝在椅子上,他抬手抓了把刺猬一样的脑袋,声音低而沉:“许新告诉我,我哥出发来南边了。”

李慕玄愣了一下:“专为了逮你回去?”

“不是。”吕慈摇了头。他实在太了解他哥了,吕仁公私分明,来南边只会是为了公务,所以恐怕要出事,并且是大事。灵魂在眼瞳中跃动成缭乱的光,他说:“我得去看看。”

他连吕仁具体会在哪里落脚都不知道,但是已经下定绝心要去看看。李慕玄稀里糊涂地刷牙洗脸,随便对付一口早饭就跟他一起出了门。

许新和董昌照例是起得比鸡早,一楼的厢房紧闭着屋门,可是里面并没有人。

李慕玄到了这个时候,总算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,他跟吕慈都是练家子,一鼓作气地从山里走到城里也没觉得多费劲,但他们没往更繁华的地方去,就单是闲逛。

两个小爷们一起逛街,很有吊膀子之嫌,幸而这是在川地,他们俩又都年轻好看,瞧着也不是很突兀。

李慕玄拿着个脆桃,咔嚓一声掰开,自己吃一半,给挎包里的黄鼠狼吃一半,等啃得只剩下核,瞄准吕慈的脑袋飞了过去。吕慈凌空接住,用劲力把核捏了个粉碎。

李慕玄啧了一声:“你刚刚进那个酒楼里打听一圈,到底问出什么来了?至于摆这么大脸色吗?”

他口中的酒楼乃是迎鹤楼在川地的分号。小栈刘掌柜的生意,就算开在荒山野岭里,也照样会是热闹的所在,但他三年前在别处的迎鹤楼里落下了心病,打那以后,对这地方就敬而远之了。吕慈要进楼里找人打听点事,他宁可在外面晒太阳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沉鱼落雁

hexicu

禁忌淫事

炒栗子

大佬们爱的盛世美颜我都有

月光

绕指柔(小妈sp)

唐缘

奇谈馆

陆二

【总攻弱攻】陈意

平A会致死的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