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搞搞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八失恋者阵线联盟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形容什么生肖,胡搞搞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李慕玄从小就有个揣摩人心的本事,他是席地而坐,视线比另一侧的陆瑾矮不少,隔着一室的光辉看向吕慈扣在吕仁小臂上的那只手,他醍醐灌顶,忽然间窥破了大秘密。浓密睫毛簇拥着黑沉沉的眼瞳,尖刺似的向上一挑,他想出了报复吕慈的好法子。

陆瑾则是有点疑惑——吕家兄弟俩的感情向来是很好,半点阋墙的风险都没有,但吕慈早在同辈中疯出了名气,哪天不疯了才值得一瞧,所以他的疑惑真就只是一点而已,很快收回了目光。

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过来,最后停在一门之隔的走廊里跟吕仁汇报起了情况,说是底下来了两拨人找他。

吕仁极为平常的应一声,然后低下头在硬撼吕慈紧扣着他不放的那只手之前发问:“老二,你想反过来管我不成?”

吕慈管不了他,但是扪心自问,又是绝对不肯也不能放手的。

先前要订婚的事,外人都不知道,黄了也就黄了,可结婚不一样,等请柬发出去,就是再抢回来都没用了!

吕仁看吕慈打定主意装聋作哑,浅浅呼出一口气,不动声色的把弟弟的手给震开了。他造诣比吕慈来得要深,如意劲用得炉火纯青,寻常高手根本挟不住他。

吕慈指节被传过来的劲力震得一麻,夺请柬的动作倒是不慢,硬是抢过去撕了个粉碎,他梗着脖子,就差把之前在爹面前放过的厥词再讲一遍了。别的兄弟他都不管,但大哥要结婚,他不能让!

可是当着爹的面能说出口的话,在大哥面前仍旧是说不出口,他沉默着把被撕碎的请柬扔进了垃圾桶。

请柬是要多少有多少的,哪怕是专给陆家的,回去再写也就是了。吕仁的相貌偏于柔和,但端严起来也是能够镇住吕慈的,他沉声发话:“你等我回来再闹。”

旁边还有两个外人,吕慈要疯也得关起门来疯。

吕慈怏怏低下头去,看姿态是服了,可睫毛向上一挑,浅灰色眼珠里的冷意直接就冲着李慕玄去了。他嘴上对陆瑾不客气,心里却是很承认对方的好,所以邪火只能对着顶让他烦躁的人去。

换作旁人,大抵是要被他这一眼给看怯了,可李慕玄恰好不在此列,他自始至终不知道自己的胡闹牵动了吕仁的婚事,感觉这森森恨意来得莫名其妙。

真论起吃亏来,他都被吕慈欺负得在全性里被其他人嘲笑说大话了,不也没恨成这样么?!

不等李慕玄狠瞪一眼回去,陆瑾严阵以待,已经要押他下楼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生不相见

爽爽

豹变

鹤望兰

【快穿总攻】抓奸的路上

把脸藏起来

被艹,被威胁

摸摸

《甘之如饴》

糖水是甜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