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跑莲心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十章爱就是爱了,爱在流动时沉默,爱要怎么表达是哪首歌的,落跑莲心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叮铃~叮铃铃~

“想吃什么?”路骁摸到手机,关了闹钟,在林静兮脸上落下一吻,拉着她起床道。

“想吃小笼包。”

隔着毛茸茸的棉拖,林静兮踩在路骁脚背上,搂着他的脖子,亲昵地同他鼻尖蹭鼻尖。

场景一转,小女孩被人抱着落了锁,隔绝了日光,昏暗的小屋内,一张陌生而模糊的脸绽放着笑意,不动声色地将手指缓缓探进女孩的身体,而女孩还在笑,竟是什么也不知道,林静兮露出惊恐的神情,无声疾呼着。

“路骁,路骁?”两行清泪落下,林静兮摸了摸眼角,下意识惊醒。

夜里林静兮觉得冷,树袋熊似的抱着路骁不放,路骁本想调高暖气温度,思索后以为还是美人在怀比较划算,便相拥而眠。

直到半小时前,林静兮感到燥热,踹开了路骁,一个人睡得香甜。

现在,大概是做噩梦了,林静兮闭眼摸到路骁,一把抱住不撒手。

“小没良心的。”合着他就是工具人呗。路骁嘴上这样说,身体倒很诚实,抱着林静兮,轻抚她的背,心里想着被那小没良心的需要的感觉也还不错。

林静兮猛然间起身、睁开眼,抹去泪水,还是温热的。尽管睡了一觉,她仍感到浑身散架,随便动一动,下体都隐隐作痛。

“做什么噩梦了?怎么吓成这样?”路骁将林静兮圈在怀里,帮忙整理几缕凌乱的长发道。

“路骁,我好像被强暴了,童年的时候,如果梦是真的。我真的记不清了。”林静兮直言不讳道。

空气中滞留着尴尬的气息,回应她的只有沉默是么。林静兮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,到头来他也不过如此,是她神经质,竟幻想什么话都可以同他说,林静兮果断下床披上外套。

她一度怀疑自己小时候有被猥亵的经历,虽然只是模糊的记忆,可那种清楚的叙事,下体被手指插入紧紧吸附的画面不可能凭空存在,所以除了指奸,会不会还有什么?所以是只此一次,还是很多次?

四五岁,那真的是很遥远的记忆了。是童年的保护机制开启,导致她只剩这么点记忆,还是时间过去太久,由于幼年对性毫无认知,于是被记忆筛选机制默认不重要。

初次自慰不曾流血,初夜亦不曾流血,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,甚至无法做证幼年的她是否受过侵犯。

可那些想象为何如此具体?既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,那畜牲为何依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玉壶记-揭开女人的性隐私

御猫

家庭主妇肖林的日常

wuxin

世界唯一的我

骯房子

饮欲H

溜达鸡儿

没有她们的路线 (futa)

Rr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