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看天蓝不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小牙还挺利。,无你不欢的小说作品,你看天蓝不蓝,第二书包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那晚实在放纵,虞清欢身上留下不少痕迹,沉崇景也是。

西楼会所坐落于新安江畔,正是华灯初上,推开窗便能看到江面上的各色霓虹倒影,远处建筑拔地而起,两者交织,流光溢彩,像是勾勒出整个申城的轮廓。

沉崇景江沉昭约好在这谈点事,谁知江沉昭被突发状况绊住,晚了半个钟头还没到。

也难得清闲,干脆开了瓶酒慢慢等。

略微昏黄的灯光将气氛熏染的有些绮靡,冰球和浓郁的威士忌缠绕在一起,杯壁被轻撞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执杯时腕骨上还未完全消退的牙印映入眼框,沉崇景动作稍顿,想起进入虞清欢时的销魂蚀骨,沾染酒渍的薄唇微扬,似是轻嗤了声。

小牙还挺利。

其实他并不沉迷女色,和华妍分手之后也没再碰过谁。

叁年前虞清欢第一次问他能不能在一起的时候他拒绝的干脆,那时沉家旁枝躁动,他一心扑在沉氏上没精力谈情说爱。

第二次她穿了条黑色的裙子,依稀记得脖子里什么都没戴,玲珑的锁骨蜿蜒,耀的眼睛如潭水,随时会卷起漩涡的潭水。

她说:“崇哥,我想要钱。”语气坦荡,手里端着杯红酒,背后是流淌的月色。

掌权申城,睥睨下位,沉崇景最是明白,这世界上千万万人大多言不由衷。善用谎言逃避,惯常贪财重欲。所以他习惯博弈,习惯把所有目的都摆在台面上一步步攻掠。

“你缺钱?”他换了种方式回答。

“钱嘛,谁不缺呢。”虞清欢说完直接吻上来,由唇角到耳廓,吐息温热。

那天他们去了酒店。

虞清欢主动跨坐在他腿上,撩起裙摆,牵起他的手覆盖到胸上,一边吻他一边解开他的衬衫。

她的皮肤很细腻,表情也是。

她用大腿内侧试探着摩挲他腰胯,手指抚过他的颧骨鼻梁和眉头,吸吮喉结,啃咬颈线。那些吻看似老练实则青涩黏腻,像蜘蛛猎物挑逗禁忌,素白粘连的丝线猎动着心脏。

沉崇景被蒸腾出热欲,抱着她翻身倒在床上。

“确定?”他沉着声问。

回答他的是缠上来的长腿,细滑笔直。

他咬上她挺翘乳房上的小痣,顺着肩膀将她堵得喘息不止,她耳廓飞红腰身绷直,和主动高位挑逗时狡黠的样子立刻不沾边儿了。

狐狸还是那只狐狸,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在她跳楼之后-给自己的那段茫然无知的青春的刻下的墓志铭

高小年呀

原神:请不要欺负我,散兵同学

七安汀

暴君的小良药

忆沐

不空山水念溪风

清澜还是凝澜

寄给心动

初厘

笨蛋美人被偏执系统背叛后

宴骄